新闻热线:0710-2814110   襄阳市襄州区新闻门户网

皮子故事之三:咏茶高师

http://www.zgxy.gov.cn  2013-06-04 16:08:22  来源:
  中国的茶文化,起源于夏周时期,至唐代中期陆羽的《茶经》问世后,才形成完整的茶文化体系。同时,茶与文人墨客们也结下了不解之缘。
  酒里出诗,茶中产文。文人大多如此,皮日休也不例外,既爱酒,又爱茶,每次与好友聚会,总是茶酒相随,唱和不断。普通人爱茶,无非是提神醒脑,益智明目,清心健脾,荡肠涤胃。而皮日休的爱茶,是追根溯源求本质,他的品茶,是纯朴里面找自然。在爱中品,在品中咏,在咏中爱,皮日休把对茶的认识,提升到生活中的最高境地,追求自然快乐生活,成了皮日休咏茶诗的向往所在。
  在《茶中杂咏》中,皮日休以五言律诗的形式,对茶坞、茶人、茶笋、茶赢、茶舍、茶灶、茶焙、茶鼎、茶瓯、煮茶进行了精美的咏叙,丰富了茶文化的内涵,给后人开启了茶认识的空间和遐想。
  皮日休说,选择深深的山坳种茶,这里的石洞中泉水清香,浮云飘缈,山花烂漫,这样的茶坞,怎能不产好茶?
  半山腰,石屋下,茶农说话的气息带着茶味,连衣服也染着茶香的烟雾,庭中树上,硕果累累,夕阳西下,人们络绎提携,欢笑而归,腰间都挂着一个装满新茶的竹篓。皮日休羡慕道,这就是茶人,这就是茶人之乐!
  三五寸高的茶笋,依岩洞而生,寒冷时变红,日暖时不紫,浑圆如美玉小轴,脆如冻结琼玉。每遇到这种幼茶,皮日休觉得就象在幽梦之中,难免垂涎三尺。
  早起携个竹蓝转进一个山坳,身披清露,采满了紫茶。累了在泉边小憩,将竹蓝挂在烟雾缭绕的树上。望着茶赢,皮日休感叹,有了这种悠然自得的生活,即使黄金再多也无法与之相比啊!
  一间依崖而居的茅屋,即为皮日休所钟情的茶舍。屋后泉边取水,女人添柴,男人掌灶,先蒸幼苗,再制成茶。此时,屋内茶香四溢,屋外茶烟袅袅,欢声笑语,打情骂俏。劳作之后,女人们倚茶具而休息,男人们轻掩柴扉,庭中慢酌品,清香满山月。
  到了制茶的季节,傍石崖砌起了灶,石头上也发出了水汽,木柴的燃烧散发出杉脂的香味。青青的茶茗,香味凝重,绿色的炊光,照映四壁。此情此景,皮日休发出不平之声,茶人以辛勤的劳作制成的香茗,怎么都奉献给了富贵人家呢?
  皮日休所描述的茶焙,是在岩石旁凿一个二尺来深的小坑,泥土上还缭绕着野云,烧火时有石疙瘩阻碍而不便。开始是金黄色的茶饼,渐渐地出现茶汁。一座座焙茶的小灶,布满了杉林,大家可以依山而遥遥相望。
  皮日休说,良匠铸成的茶鼎,看似臃肿矮小,煎沸后却有潺潺溪流之声。茅屋云雾缭绕,窗外残月清明。此时此刻,品茗于此,山野漫语,其声清越。由制鼎而品茗,由品茗而野语,浮想联翩,使人不能自已。
  在皮日休的笔下,茶瓯作为茶具,南北皆同,圆如月,轻如云,用其沏茶,泛出的茶花耀眼,泯一盅香味厚重。你看,古松下的高僧,不也这样在品吗?
  皮日休最推崇的还是煮茶,以香泉煎茶,渐如连珠,又如蟹眼,水沸如鱼鳞闪动,响声似松林细雨。茶饼不能生烟,茶不醉人人自醉。(汤德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