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10-2814110   襄阳市襄州区新闻门户网

皮子故事之七:皮子晒肚

http://www.zgxy.gov.cn  2013-06-04 16:14:42  来源:
  皮日休生活在腐败、混乱的晚唐社会,他看透了统治阶级的昏庸堕落。可是,皮家“汩汩于民间,无能以文取位”。一介草民,空有匡世济时之志,无由报国。但他一肚子学问,又不甘碌碌无为混日子,所以终日忧愤交加、愁闷难消,只有拼命喝酒。他在鹿门山隐居时,自号“醉士”、醉民”、“醉吟先生”,“醉士隐于鹿门,不醉则游,不游则息”,可见他嗜酒的程度。
  买酒要钱,酿酒要粮,皮日休祖上没留下丰厚家产,他一家几口只靠种几亩薄地糊口,怎经得起他喝酒?家人知道他心里有事,不喝酒打发不了日子,能过去的时候就由他喝,可是也免不了经常埋怨他几句。
  襄阳的规矩,六月六“出晒”。家家都把屋里棉袄棉裤、皮货细软都搬出来见见太阳,免得长霉。富家大户趁这一天把值钱的东西弄出来放在显眼的地方,摆阔露富。穷家小户不行呀,合家的东西搬出来,还是一股穷酸气。
  这年六月六又是个好太阳,大家小户都出晒。皮日休没啥晒的,还是喝他的酒。妻子远远看见山下家家门前都晒一大片,自己门前啥也没有,想到丈夫只会写几句诗文,家里穷得叮当响,他还天天抱到酒灌,便唠叨开了:“你上有老下有小,成天一分钱的心也不操,未必那酒就是你的命!”
  皮日休不理她,闷酒一杯杯地抽。
  “咱不跟富贵家庭比,你看山下哪家门前不是冬棉夏单一大片,咱们有什么值得晒的?”
  皮日休酒已喝到八成,听妻子念经似地唠叨不休,他酒杯一扔,汗褂一挎:“晒,晒!我的家当也晒给你看看!”说着光着身子躺到太阳底下。
  妻子说:“不晓得丢人!你那个光肚皮算什么家当?”
  皮日休瞪着眼说:“我从小读的书都在肚里装着,装了几十年,肚里尽是书。‘书中自有黄金屋’,我的家当比谁的都值钱!”妻子直摇头,拿他没办法。
  谁知皮日休酒水下肚心里发烧,在太阳地里晒得怪舒服,一躺就是半天,呼呼噜噜睡了个痛快。从那以后,每喝罢酒他就敞胸露怀晒太阳。为了晒得过瘾,后来干脆睡到山岗上,这就留下个“晒肚坡”的地名。
  皮日休隐居鹿门,一面纵酒消愁,一面倾泻胸中疾愤,写下《鹿门隐书》六十篇,篇篇都替百姓抱不平。后来,他感到光写诗作文不能实现志向,便毅然走出鹿门,参加了黄巢农民起义军,成为中国历史上少有的直接与统治者刀枪相见的文人。(汤德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