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之花”绽放非洲

http://www.zgxy.gov.cn  2018-08-31 09:26:43  来源:
2018年08月31日08:1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本报记者  赵晓霞

  2014年,来自重庆师范大学的张显就任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那时约有汉语学员1000名,现在我们共有15名教师,注册学员约5000名”。在张显看来,学员人数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友好的中非关系以及中国的快速发展,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学汉语”。

  “学生对汉语的那种热爱是无以言表的。”张显如是形容他所感受到的学员们对汉语的感情。

  随着中非关系的深入发展,尤其是在经贸、文化等多领域合作的加深,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开始学汉语。来自国家汉办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非洲的41个国家设立了54所孔子学院和30个孔子课堂,累计培养各类学员达140多万人。

  “学中文是我最大的快乐”

  正在南开大学读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的韩懋宇来自尼日利亚,本科所学专业是宗教与人类学,之前的梦想是当一名律师。“当我遇到汉语后,梦想便转向了,希望做一名中尼之间的文化使者。”

  为了自己的梦想,韩懋宇不断努力。他在纳姆迪·阿齐克韦大学孔子学院学习期间,不仅以高分通过汉语水平考试(HSK)6级,而且获得了奖学金,顺利入读南开大学。

  更让韩懋宇感到骄傲的是,在第二届“汉教英雄会”夏令营暨2018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研究生教学交流大会上,他一路过关斩将,获得全国总冠军。“希望毕业后能留在中国当一名汉语教师。” 韩懋宇的梦想越来越具体。

  同样来自尼日利亚的小伙丁家明因在第17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中的精彩表现而为大家熟知。在学汉语的过程中,他学会了使用微信,第一条朋友圈便是“学中文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来自肯尼亚的陈安东在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学习汉语约1年,他希望将来能申请到奖学金,“到中国学习”。 值得一提的是,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于2005年,是中国在非洲开设的第一所孔子学院。

  “学汉语为学员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不仅让他们了解了另一种文化,更有助于他们的就业。”张显告诉本报记者,“卢旺达大学把我们孔院的网站链接挂到他们的校园网站上,在学校看来,汉语教学是学校国际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学习汉语带来更多可能”

  在非洲各孔院的学员当中,常见社会学员的身影。服装设计师安托尼是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的一名学员。学习汉语1年的他日前参加了由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主办的“中非情·青年志”中非青年夏令营,“终于有机会到中国,我对中国文化、中国人、中国环境有了更多的了解,希望回国后能把我所了解到的中国和中国文化介绍给身边的朋友”。

  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和安托尼一样,工作之余学汉语的学员并不鲜见。“学习汉语能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可能性。”该孔院中方院长王永静说。

  摄影师明旭也是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的学员,“学习汉语让我有更多的机会”是他学汉语的初衷。短暂的中国之行让他更加“渴望能多了解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渴望能用流利的中文进行交流”。他还有个愿望:“如果我有孩子,也会让他们学习中文。”

  “我们开设了专门的社会学员班,每天18时到20时开课,这些学员非常有恒心,可以说风雨无阻地来上课。”张显告诉本报记者,正是基于卢旺达民众学汉语的需求,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的办学理念突出“三化”:“一是特色化,开设武术、太极、中国文化等课程;二是职业化,即将汉语教学和职业培训相结合;三是全面化,即让汉语教学覆盖更多的人群。”

  在具体实践中,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的13个教学点中,除大学校园外,在一些中学、驻卢旺达中资企业、中国医疗队所在的马萨卡医院等也都开了汉语班。

  “实实在在地推进中非友谊”

  在孔院学习的非洲学生谈到学中文的动力时,不少学员会提到“非洲孔子学院负责人以及在非洲从事汉语教学的一线教师非常有感染力”。

  在张显看来,这跟非洲孔院的办学理念有密切关系,“大家的愿望很朴素,就是想通过汉语教学,实实在在地推进中非友谊。以卢旺达大学孔子学院为例,我们就想为中国和卢旺达之间的人文交流踏踏实实做些事情。”

  曾赴尼日利亚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做汉语教师志愿者的吴静怡还记得她任期结束时的一个场景。在热情活泼的非洲学生中显得安静沉默的学员雪仪在她离开那天,从很远的地方跑向她说:“吴老师,我知道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跟您见面,我只是想跟您说,谢谢您!谢谢您教我们汉语,谢谢您教我写汉字,我真的很喜欢汉语……我会努力学习,争取去中国找您。”

  “我一直记得从车上的后视镜看到雨中的雪仪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吴静怡回忆道。

  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非洲孔子学院的学员数量年增幅达到近36%,2017年在册学员人数接近15万人;汉语课程班次平均年增幅达到40.3%,专用办学场地面积平均年增幅将近34%。

  就非洲孔子学院迅速发展的原因,国家汉办负责人马箭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非洲孔子学院从一开始发展就非常注重本土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教师的本土化。以2017年为例,非洲孔院为当地培养师资大概1500多人次,聘用本土师资近百人,为孔子学院本土化建设和可持续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二是紧密结合当地实际需求。为了满足中资企业对本土人才日益增长的需求,非洲孔院为企业提供点对点服务,使本土人才的培养能适应企业的直接需要。”